男人的小房間 成人A片 成人論壇 成人小說 台灣叫小姐服務Line:XX55X66

【看照約妹】Line:XX55X66+sk:naimei8正妹外約,台灣外送茶,出差找女人,台北一夜情,台中援交妹,高雄鐘點情人外約,學生援交服務,本土純兼職妹妹外送茶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成人小說】我的家教與空姐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成人小說】我的家教與空姐 于 周二 12月 27, 2016 12:11 am

Admin


Admin


 坐上了飛機,三個小時到東京的旅程對我來說是很快就會過去。比起上次去柏林要好多了。我想食完東西就倒頭大睡,很快就到。
  “先生請用毛巾。”
  一個日航的空中小姐,把毛巾遞到我跟前。良久,我征征的看了她一陣,她名牌上寫的是“湯雅莉”“先生,請問你有甚麽需要嗎?”
  “嗯,不,謝謝了。”
  我這才從睡夢中醒來。
  “那請問你需要甚麽飲料,香槟,汽水或果汁?”
  “香槟!”
  我衝口而出的說。
  “好,我馬上拿來。”
  她隨即轉身走去。
  而我的眼神也跟著她的身影,腰蜂纖細,均勻修長的美腿,一柳烏黑秀發襲肩,一身零珑浮突,那似曾相識的曲線。
  “先生,這是你的香槟。”
  她伏身把香槟放在我的面前。過程雖然只是刹那間的事,但我已聞到她發間幽蘭的氣息,看清楚她秀麗如花的臉頰。
  “先生,如果你還有甚麽需要,請按這個按鈕,我會馬上過來。”
  我專挑這趟周三下午的飛機,因爲我知道這時候坐的人會很少。今天的乘客也真的是少,整個頭等倉只是連我兩個人。等到飛機起飛,到送餐的時候,她已發現我在看她。“先生,請問我有甚麽不妥嗎?”
  “不,當然不是,小姐你很漂亮。”
  “謝謝,先生你過獎了。”
  “小姐,不,美女我看過很多,你真的很漂亮,而且你還好象我已前一位朋友。”
  “是嗎?聽你這樣說我想你那位朋友對你一定是很要好的吧。”
  “這點是不容置疑的,如果沒有她,也沒有今天的我。說起來,我已經快二十年沒見過她了。”
  當時,餐點已經送完了,另一位倉裹的乘客也倒頭大睡。她便站在我旁聽我講這段二十年前的往事。
  二十年前的我才十六歲,那是個聯考前的暑假,媽媽很緊張,爲我安排了一個家教老師,每天來到家爲我補習。
  “小俊你來,這個是唐芷宜何老師。你這個暑假要好好跟她學習來應付明年的聯考,知道嗎?”
  媽媽幫我介紹唐老師時候這樣子說。
  當時爸媽每天都要出去工作,白天大部份時間都是跟唐老師一起過。每天少說也有三,四個小時在一起,從中,英文,都數理化全部都跟何老師學。
  當年我在學校總是被封爲怪人,我也不明白爲甚麽。但同學們總是事事針都我,甚至欺侮我。他們說我的行爲異常,思想怪異。或許是吧,但我只覺得我不喜歡參加他們的小圈子,及敢言敢行而已。可能這些都是我不跟從朝流的後果。
  所以當暑假來臨,不用再回學校見到他們,我就松一口氣。對自己講,再有一年我就不用再見你們。我要遠走高飛,去一個你們去不到的地方。
  我從開始就覺得書俊是個聰明的孩子。雖然性格有點內向,害羞。但我覺得他有很多特質是我在其它學生上看不到的。他的長相跟他的性格完全不合。6尺的身高,寬闊的肩膀和黝黑的皮膚,十足十是一個運動家。
  我給他開始補習沒多久,他就問我說:“唐老師啊,我可不可以不叫你唐老師,叫你芷宜老師啊?”
  從來沒有學生問我這樣的問題,但是我想不到甚麽理由拒絕他,就說“好,都可以。”
  在跟芷宜老師補習的那段時間是我最開心的日子,因爲她不但不會欺侮我,還常常鼓勵,贊揚我。她跟我以前其它的老師不一樣,他們只會死硬的叫我背書,等時間一到就跟我媽收錢。
  但芷宜老師老師不一樣,我感覺到她真真的關心我。我可以把所有心裹的話跟她講。而她給我的響應總是鼓勵和加冕,教我只要立定目標,我一定可以做到我要做的。
  除此之外,芷宜老師也是第一個和我相處的女性。在學校裹我是衆矢之的,女同學非但不會和我主動交談。就算我走上去找她們,她們也會好象把我當麻瘋病人般的躲開。
  剛開始芷宜老師來我家的時候,總是脂粉薄施,牛仔褲,T恤的輕裝一便。
  不過就算芷宜老師是醜八怪,在我心裏她也是最美麗的女神。當然年輕的她不但不醜,還漂亮的很。隔壁家的小明的爸爸當時整天都過來逛,意圖要親近芷宜老師,我把他趕走,以免浪費我跟芷宜老師相聚的寶貴時刻。
  但只是到了某日天,芷宜老師穿了一套白色洋裝和高跟鞋到我家時,我才發現她是多麽的迷人。
  像蔡明俊這樣的學生我也見過,他們最需要的就是別人的關懷。學校和社會總是會排斥一些行與別不同的人。這不代表他們有甚麽毛病,只不過是因爲他們的思維和常人不一樣,大部份人爲了保護自己都會對異己人士排斥。但往往這些異己人士對是很有才華,尤其是藝術音樂的天分,我相信蔡明俊就是這樣的人。
  我爲了要在暑假多賺些錢來供的自己念博士班,暑假除了接蔡明俊這個補習外,後來又再找了一個時裝專櫃售貨員的工作。由于時間關系,我唯有把上班的衣服穿到蔡明俊家。等下課後可以馬上去專櫃上班。
  剛開始蔡明俊是個很乖的孩子,不過自從我穿洋裝去他家後,我發現他整開始在偷看我。
  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天看到芷宜老師穿洋裝的時候。她把一柳秀發綁在後面,露出美麗動人臉孔。脂粉比平日多了些,但這卻倍添她的嬌美。白色襯衫下我忍約可以看到她雷絲乳罩,無情的約束著她豐穎的雙峰。當我們最後坐下時,我的心思只有在不斷的打量芷宜老師的雙腿。她雪地的雙腿有大半截是裸露在短裙之外,她盤起腿來坐,雪白的肌膚好象比她穿的白色絲襪還白。我只想一輩子這樣看下去。
  沒多久我已經臉紅耳熱,小弟弟不知何時已經硬得發痛。多希望她握筆的小手可以挪來摸一摸我熱燙的小弟弟。微動的朱唇可以吻一下他。
  到我實在忍不住的時候,我躲進廁所理,腦海中回想著剛才芷宜老師的景象打起手搶來,不一會便射精了。及後每一天芷宜老師到是穿得這麽的漂亮性感來我家,幾乎每天我都要進廁所解決,有時甚至要幾次。
  當初我實在想不到穿洋裝,高根鞋會讓蔡明俊如此分心。更想不到的是每當我發現蔡明俊在偷窺我,我竟然會有興奮的感覺。爲了應付博士班,我快三年沒有跟男生走在一起,更沒有時間打扮自己。但穿起上班的洋裝,我不自覺的感到性感,很女人。在鏡子裹我看到自己細長的腿,纖小的腰,知道自己還可以的。
  有時我也留意到一些男人陪女朋友來買衣時不停的看我。
  本來我可以趕回家換衣服的,但我想讓蔡明俊看我。我知道他看了我後會很興奮,但我又何嘗不是。有時我真的很想去撫摸他建碩的身體,但爲了女性的尊嚴,教師的道德,我只有壓抑我的情緒。還爲我如此肮髒的想法感到羞恥。
  盡管如此,我還是無法壓抑自己的情欲,繼續每天穿不同的性感洋裝來引誘蔡明俊。有次我很興奮,覺得全身發熱,甚至解下了襯衫最上面的兩顆扣子,但我更想解的是我緊縛的胸罩。
  不知道爲甚麽芷宜老師每次穿得那麽端莊,我也可以有如斯多淫念。多少次我在面臨崩潰的邊沿,想豁出去摸摸她的腿,親親她的嘴,也不知道是那種力量讓我可以把持自己。
  有一次我們家的冷氣壞了,正藉八月盛夏,本來我已經熱得可以。芷宜老師還解開衣服上面的鈕扣。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芷宜老師的酥胸,雪白的肌膚兩邊被胸罩擠成半月型,一條又深又長的乳溝在她的呼吸中起俯不停。豐滿的乳房暴露在外的比被胸罩遮蓋著的多。
  進去廁所後我想著她的酥胸,幻想可以把精液射到她的乳溝中。在短短的數分鍾內我自慰了兩次。
  當天下課後我輾轉不安,腦裹充滿的都是她的影子。雖然明天又可以見到她,但我還是忍受不了等待痛楚。便到她工作的專櫃遠遠的觀看她。看到她短裙搖拽,不時鈎劃出她美臂的輪廓。還有長長細致的美腿。
  沒料到那天蔡明俊會來專櫃找我,驚奇中我的心好象小鹿亂撞般,他說他只是路過。但我很是懷疑他說的理由。專櫃其它的小姐交頭接耳的在談我的明俊,我跟她們說:“這是我的表弟。”
  其實如果說明俊是我的男朋友,外表看起來也無不妥。雖然他臉上還殘留著一點稚氣,但手上拿個安全帽讓他看起來比較老成。除非是熟悉的人,不然也不會懷疑。
  隨即我卻想到,我已經二十三歲了,他才十六,我足比他大了七歲,跟他走在一起還是有點難爲情。
  起初我很擔心不知道芷宜老師會不會怪我沒有問過就來找她,看到她見到我歡喜的樣子,心裹的大石也就放下了。我騙她說剛路過的,然後鼓起勇氣邀她去喝飲料,沒想到她真的答應了。
  我戴她坐我的機車,她的小手環抱我的腰。有時我還感受到她胸脯有時微微的厭在我背上,又叫我的小弟弟脹大。那次可以安全到達可算是個奇迹。
  那天她穿了一套粉紅色的套裝,我便在餐單上粉紅人生,也不知道是甚麽東東。當送來時才知道是粉紅色的香槟。看著芷宜老師老師的臉在喝了香槟紅,更添無限嬌美。而我的心也開始砰砰的跳。
  很久沒有喝酒了,那天還和蔡明俊喝了一整瓶。回程時我有點頭暈,不自覺地把蔡明俊的腰抱的更緊。車行沒多久天突然下起毛毛雨來。蔡明俊問我要不要穿雨衣,我說雨不是很大又快要到了所以不用。隔著微雨,我把頭湊到蔡明俊寬宏的肩膀,呼吸精狀男子的氣味。我最後一次,也是第一次的性接觸是四年前在大學宿舍跟當時我的男朋友。由那時到現在我都沒有和異性如此接近過。
  當機車到我家門口,我已經全身濕透,蔡明俊也是一樣。不知是甚麽動機,我叫蔡明俊先到我家坐一下,等雨停了再騎車回去。
  濕透了的芷宜老師看起來更美,濕答答的一頭秀發,還有水珠往臉上滴下,真是我見猶憐。更不要說她半透明的衣服,出賣了她姣好的身材。上身雙峰好象快要爆出來一樣。當我征征地在看這覆美人圖時,竟然聽到芷宜老師叫我上去她家坐一會。我當然起出望外,上樓梯時還偷偷的扶纔她的析腰,她也沒有抗拒。
  芷宜老師家不在台北,所以這裹只有她一個人住。她叫我先坐一下,她進去拿毛巾給我。我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美臀一擺一擺,婀娜多姿,牛仔褲雖然盡力壓抑住的小弟弟的生長,但他現今已是有如一具充滿小壓的消防水管,必須要找地方渲泄他積壓無時的能量。
  我再也不等待了。走上前從背後把芷宜老師抱著。隔著褲子讓我的屌去項她的屁股,尤其是她屁股之間的深淵。一頂之下讓我更是興奮若狂。縱使芷宜老師意圖反抗,卻那敵我的蠻力。我牽起她濕透的裙子。脫掉了她的內褲。挺著熱燙筆直的屌,住我夢寐以求的地方插進去。
  “哦……”
  插入了芷宜老師的陰道後我馬上發出一聲舒暢的叫聲,只覺得陰莖被一股熱牆包圍著,說不出的舒服和滿足。然後我隨即插送幾下,每次插送完芷宜老師的反抗便小一點。正因爲這是我第一次的交溝,沒來得及插送幾下,突然一陣電擊由脊骨傳到腦海,我便在芷宜老師體內標射了第一道精液。當時覺得這比打搶捧太多了。
  激情過後,悔意悠然而生,我便說:“對不起,芷宜老師。”
  怎知得回來的答案竟是:“不會,書俊,以後不要叫我芷宜老師,叫芷宜就好了。”
  明俊強行的進入我身體,我多年來的孤寂終于得到了解脫。
  一時的掙紮只是爲了維護我女性的扲持,當他又長又硬的東西完全插入了我身體後,我的身體突然變得軟弱無力,只能隨他擺布。他畢竟年少氣盛,沒幾下便射出來了。但我還想再要,再要他來充實我。
  我跟他叫不用道歉,然後跪在他面前,把他遠征後垂頭喪氣的家夥用手握住。
  我要在給他生命,還他再站起來。我用舌尖舔他長滿毛的莖根,由低至頂。
  再用舌尖挑逗他敏感的龜頭,不一會陰莖已初長成型。這時我把整根陰莖納入口中,一吞一吐,嘴巴含不到的根部我便用手爲他搓揉。不一回那根東西便已經堅硬如鐵柱,火燙如熔爐。再沒兩下子,白色濁濁的精液又從他陰莖噴入我的口中。
  芷宜老師用朱唇蛇舌爲我吹奏了一曲,不時用柔軟的雙手把他握貼到她的粉臉。我醜陋的陽具和她俏麗臉形成了很大的對比。還有她的胸間不停起伏,雙乳在奶罩也好象波浪般的前進後退,仿如是有自己生命一樣。不變的還是深深的乳溝,還我看得春情犯濫。當我奮鬥不至時, 我又在芷宜老師口內噴出熱燙的精液,還把最後幾滴射向她的乳溝。看著白色一絲絲的精液慢慢擴散到雙乳的表面,然後墜入深不見底的乳溝內,最後不見綜影。
  芷宜老師叫我先到床上休息一下,她進去浴室把身上精液擦掉和洗澡。我因爲有點累一倒在芷宜老師床上便睡著了。醒來的時候看到芷宜老師從浴室走出來,身上穿了一襲黑紗蕾絲睡衣,黑妙很薄,芷宜老師動人的胴體可以給我一覽無遺,新月半彎的一只美乳,下身黑色一片的草原。
  她俯身過來我們就擁抱在一起,接吻著。我雙手則在我夢寐以求的酥胸上遊蕩,我們四唇相接,彼此用舌尖刺激對方的舌尖。芷宜老師的手往下采,發覺我的小弟弟第三次的勃起。她便卷起她那透視睡袍,女上男下的用手牽引我勃起的陰莖往她陰道裹插進去。
  明俊的那根東西很大,很粗。我一下子不能把他完全要,于是我分幾次的續漸的把他納入我的身體來。當他完全進入了我的時候,我覺得很滿足,內心中多年的空虛一掃而空。
  我一上一下擺動我的腰,要他那話兒盡量的刺激我的身體。他那裹那麽大好象要把我的陰道撐破,但這樣很舒服。然而他那雙強而有力的手又在不停的掐我的乳房。
  我從來沒有試過這樣的興奮,陰道不自主的收窄。
  芷宜老師坐在我身上,柳腰微擺。有時低頭呻吟,有時高聲淫叫。過了一會,我決定采取主動,翻身騎在她身上,撐起她雙腿,腰間也是一擺一擺的把大屌送入她的陰戶裹。我把所有以前在A片看到的招式到那出來使用。當晚就這樣泄了五次精。
  到了第二早上起來時,芷宜老師已經先出去,叫我自行回家。回家後當天芷宜老師沒有來爲我補習。第二天也沒有再來,第三天也沒有。我去她工作的專櫃找她,得到的答案竟是她以經辭職了。到她家裏去,房東說她已在昨天忽忘的搬走了。
  想不到那天晚上她把最好的獻給我後便離開了我。
  說完了之後,飛機還有快半個小時便到東京。湯雅莉說:“難道之後他便再沒有見過你的芷宜老師嗎?”
  我說:“沒有,我連她念那間大學也不知道。要找亦無從去找。”
  湯雅莉說:“那真是太可惜了。”
  我說:“不會,如果不是因爲芷宜老師,我也不會建立起我的自信心。從那天起,我便好象脫胎換骨,立志要在電影藝術發展。如今可算略有成就,這些都是拜芷宜老師所賜。”
  湯雅莉問:“先生,難道你便是著名的蔡導演嗎?”
  我說:“不敢當。”
  湯雅莉問:“你現在一定是去參加東京電影展吧,我是你的忠實影迷,你的作品我全看過,我最喜歡的是-在情與欲之間。”
  我說:“有這麽美麗的女影迷,我真是三生病幸。不知我的電影有沒有給予你甚麽的啓示?”
  湯雅莉說:“我覺得你的作品風格很獨特,男女主角的描寫鮮明,每個人背後都好象有某種說不清的含意。”
  我說:“這就是我拍片的動機,我要告訴人家,看東西要看全部,不要光是看表面。其實有時我的作品沒有一定的解說,每個人都可以有他們的見解。拍電影不光是找幾個癡肥的小胖子,小胖妹來胡鬧一番便可以。”
  正當我和眼前嬌美的湯雅莉小姐談得興起,回緬過去之際就聽到廣播:“飛機即將降落,請回到座位上把安全帶系好。”
  “嗯,飛機快降落了,我也要回去我的工作岡位上。”
  “很高興認識你。”
  我說。
  下飛機時,我還是依依不舍的盡量多看這美女多幾次。
  這次我入住東京有名的皇子飯店,因爲行程緊湊,所以一登記完我便在房間爲下一部電影女主角進行面試。雖然她們大都有美女般的姿色。但腦海裹還是充塞著湯雅莉國澤天香的美色和豐滿誘惑的身段。
  最後拖到晚上快十點才把十幾位年輕女演員看過。肚子也覺得餓了,便一個人到樓下餐廳吃飯。怎知在飯店大堂竟看到了她。
  湯雅莉說:“蔡導演你好?”
  “湯小姐你好,很高興又在見到你,你是來……”
  “嗯,我其實,其實今天在飛機上跟蔡導演學了很多東西,但可惜時間太短了。于是我查了一下公司的紀錄,知道蔡導演在這裹下榻,所以便……希望蔡導演不要介意。”
  她的口頭語“嗯”真是每次聽到都叫我心癢癢。
  “怎麽會呢,見到你歡喜都還來不及啦。對了你用過晚餐沒,不然一起用晚餐吧。”
  我們在餐廳做下,不知爲甚麽,我竟然點了紐西蘭的新鮮大生蚝,而她只點了一碟熱湯。
  “剛才下午蔡導演有去那裹玩嗎?”
  “沒有,整個下午都在做事,到現在才有空吃飯。”
  “哦,那是跟蔡導演下一部作品有關的事嗎?”
  “是的,我是爲下一部作品的女主角進行面試。”
  我不自覺的把第一碟生蚝吃完了,覺得不夠又再叫了四只。
  “我想要當蔡導演電影中的女主角一定很不容易的。”
  “這也是,我要求很嚴格,不單只要外表,樣貌合襯,還要對電影有深入的認識和表達能力。這也是爲甚麽我的女主角們大多會紅的原因。因爲她們本身就有很好的條件。”
  “蔡導演,我有個冒昧情求。不知道可以說嗎?”
  “當然可以,你跟我不用客氣。”
  “我只想說,如果可以的話,可不可以請蔡導演面試一下我,看看我有沒有演戲的天份。”
  “這個沒問題,不過稿子剛才我的助理都拿走了。我手頭上沒有稿子給你用,不然等明天……”
  “那我們可以用你跟你芷宜老師的戀情當稿子,這樣不知道蔡導演會介意嗎?”
  “介意到是不會,如果你真的想試,那待會便去我的房間試吧。”
  于是在吃過八只大生蚝後,我們便結帳離去。
  “蔡導演,你的房間很漂亮啊,有沙發,鋼琴,這裹這麽高可以看到很遠。”
  “這是皇子飯店的唯一頂樓套房,是公司給我訂的,說方便工作。”
  我慣常的坐在沙發上,手拿筆記本問:“湯小姐,請你告訴我你個人資料,如年齡,教育等等。”
  “唔,蔡導演請叫我雅莉就好了。我今年二十四歲,清華觀光系畢業的。身高168cm,體重110公斤。處女座,A型。”
  她看起來是高挑型,身材均勻,要有肉的地方有肉,要瘦的瘦。
  “請問你身材的三圍數字是?”
  “噢,我三圍是34D,24,35”“很好。”
  我說。
  真的很好,上圍超過D很難會不下垂,超過34就會給人肥胖的感覺。34D是我個人認爲最適合東西人體格的身型。
  “樓上更衣室裹有些女裝,你去找一套你覺得適合待會劇情的衣服,把他換上。然後下來試演一下。”
  當我一個人坐在客廳,我感到滿身燥熱,想必是吃了過多壯陽生蚝的原因。
  她很爽快,只花了十分鍾便換好衣服下來,還化了個淡妝。只見她身穿一套絲綢襯衫和窄身裙。貼服的絲綢襯衫把她上半身的線條表露無愧,尤其是她那34D偉大的雙乳。
  窄身裙則把她渾圓的美臀緊緊包圍著,以及高根鞋又令她修長的腿更修長。
  看了我不禁連連吞口水,一時間忘了說話。
  “怎麽樣,還可以嗎?蔡導演。”
  “可以,很好,很好。”
  面對如此美人,我驚愕到說不出話來。
  “來,雅莉,我們先試一段芷宜勾引明……嗯,我是說男主角的戲,你只可以用動作,不可以說話來表達。”
  雅莉想了一下,雙目聚精的看著我把我當作男主角,同時明豔的目光也把我看心裹砰然的跳。她第一次在人面前表演,動作難免生澀,但她卻有一種天賦純真。把原本困窘的生澀化爲嬌啧的挑逗。她不時在客廳走動,美臀隨次搖擺。輕偎在鋼琴旁,她竟然輕解襯衫上面的鈕扣,露出了少許34D的乳杯。雖然只是少許,但已經足夠讓我久經沙場的老手面紅耳赤。她還不在意的把裙腳撩起,展視她那修長的雙腿。只要她再上撩,我便可看到她渾圓的美臀。
  這時她爬在地方,讓的把她微露的乳杯和乳溝看得更清楚。
  我說:“很好,很好你以前有學過演戲嗎?”
  雅莉說:“這都是看蔡導演你的電影學的。”
  我說:“好,雅莉那現在來得激情一些。”
  雅莉說:“蔡導演,我不知道怎麽演激情的。”
  我說:“就像你和你男朋友在私處時一樣的激情就可以了。”
  雅莉含羞的回答:“蔡導演,我還沒有試過和男朋友私處過呢。”
  我問:“你……難道還是處……嗎?”
  雅莉默默的點一點頭。
  我說:“好不要緊,你跟著我說的做便可。首先爬過來我這裹。”
  雅莉慢慢雙手伏地的爬到我坐的沙發那裹。這時我勃起的屌把褲浪撐成一個三角形,中間鼓了起來。我牽引她的手到我褲浪那裏,讓她軟軟的手摸到我勃起的屌。
  “雅莉,把拉鏈拉下,拿出裏面的東西。”
  雅莉聽話的把我充滿熱血的陽具陶出,放在纖纖小手中握著。
  “喔……”
  我熱刺的陽具被她冷冷的手握著後有種說不出的快樂。
  “先用舌頭舔我那裏,再把他放入口中唆。”
  雅莉“唔……唔……”
  的慢慢她柔軟的香舌把我整根陽具舔遍,又用香唇輕唆我的龜頭,最後還把他整根大物放入口中輕吻,直至整根陽具都充滿她香甜的唾液爲止。
  “雅莉,你好捧。以下的跟試演無關,我想你給我快樂,你願意給我快樂嗎?”
  “蔡導演,能讓你快樂是我的榮幸。請問你要我怎麽做?”
  “好,雅莉你做上來我的腿上。用手握著我的東西然後放進你的陰道裏,知道嗎?”
  雅莉很乖的坐在我膝上,分開雙腿,一面握著我的陽具,一面准備把他放進自己的陰道中。處女開苞我試過很多,但這樣叫她們自己送上來的還是第一次。
  “啊……哈……”
  雅莉花了一翻功夫才用陰唇把我大屌的前一小節套住,但已經有點吃不消的呻吟起來。而我卻很愈快的享受著我大屌帶給她的痛苦。同時使盡力的掐她那雙34D的美乳。
  “盡力把雅莉,快行了。”
  我鼓勵她說,也使力腰間把大屌再住裹面送。
  “啊……喲……”
  雅莉使力的住下坐,這回我感覺到刺破了她的處女膜。
  “哦……呀……蔡導演你的好大,弄得的好痛。”
  最後她終于把我整根大屌完全的吞沒。
  我知道她痛得沒有力氣了,便不再勉強她。先把她放在地上,跪向我。從後面把我那根布滿她處女血的屌用力的插入她狹窄的處女戶中。
  “啊……雅莉,你夾得的好緊。”
  我一進一出,先來除除的抽插。每次我把陽具拔出來,只留龜頭的一小截在陰唇邊,然後再或快或慢的回插入去。這樣整根陽具便全都被雅莉仔小的陰道壁包圍著,按摩著。我又把雅莉平躺在地方,分開她雙腿,男上女下標准型式的幹她。第一炮只化了三十分鍾便在雅莉體內射出我熱燙的精液。
  當晚我總共打了雅莉四大炮,直至我身心透支爲至。
  隔天下午我的出席完了影展,便乘機回台北。回途後我馬上跟制片說明雅莉會是我新片的女主角。雅莉也不負我所望,幾年下來,她以迫真,大膽的演出。
  加上34D傲人的身材,在色藝電影上也取得很好的成續。跟著下來她計劃不再作三點演出,要人家忘記她肉彈的型像,准備往金馬獎進軍。我也在此祝賀她可以取得在色藝界一樣驕人的成就。

http://nanren.666forum.com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