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小房間 成人A片 成人論壇 成人小說 台灣叫小姐服務Line:XX55X66

【看照約妹】Line:XX55X66+sk:naimei8正妹外約,台灣外送茶,出差找女人,台北一夜情,台中援交妹,高雄鐘點情人外約,學生援交服務,本土純兼職妹妹外送茶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成人小說】美豔人妻俏秘書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成人小說】美豔人妻俏秘書 于 周二 12月 27, 2016 12:01 am

Admin


Admin



  我是一家貿易公司的老總,常年的奔波使我忙于公司和應交場合難以顧及家庭,終于,老婆忍受不了寂寞,離婚了,臨走,帶走了我大部分財産,我知道她是不想辛辛苦苦打拼過來的家當被別的女人占有。
  妻子走後的兩年時間,我苦心經營,把女色全部抛在了腦,夜以繼日,終于公司在一單出口貿易商打了一個漂亮仗,淨賺200萬美金。
  靠著寬大的老板桌,我心裏一下輕松起來,久違的欲望隨即而生,這兩年我一直靠著網絡上的一些色情節目發泄自己的生理需要,我不敢碰女人們,害怕幹擾我的意志。
  今天,終于可以輕松一下了,我打開了電腦,上了一個很有資曆的網站,浏覽著,一片我看了很多次的文章被習慣性的打開,內容是一家公司老總如何巧妙地迷奸公司女員工的故事。不知怎麽,自從離婚後,我害怕和女人交往,漸漸開始喜歡這類文章和電影,可能是一種變態心理吧。一只手順著腰帶,習慣性的伸了進去揉搓著,快感一陣陣襲來“砰砰砰……”
  一陣有節奏的敲門聲,嚇得我一身冷汗,連忙掩飾尴尬,整好衣裝。
  “進來”“薛總,市場部歐陽部長有份文件請您簽約。”
  秘書任馨輕盈的站在我的面前,若軟清脆的說。
  任馨,去年新任女秘書,24歲,身材不是很高,1。64米吧,中文大學畢業,由于這兩年我專心公司發展,對後來的員工基本不太接觸,給身邊工作人員包括秘書的感覺是有點沈默,少言寡語,但是雷厲風行,所以公司員工都比較害怕我,我從來不合員工開玩笑,特別是女員工,我知道這樣會在公司産生特別不好的影響。所以員工們在敬畏的同時又對我産生了安全感,女員工們尤其。
  我擡眼看著任馨,只見任馨婀娜的站在那裏,正在等我我的回複,任馨在一身合體的西服套裝下映襯的嬌柔無比,收身西服巧妙地烘托出精巧的胸部,同色制服裙包裹著渾圓的臀部,一雙白皙的小手合握在小腹下方,淡黑色的絲襪從筆直飽滿的雙腿順著裙子裏面向下延伸,一雙4寸的高跟鞋將她的雙腳合適的包裹著,留下腳背一條美麗的弧線。
  我擡起頭,只見任馨一襲披肩的長發,烏黑柔軟,額前整齊的劉海輕輕覆蓋在光潔的額頭上,一雙美目正盯著我。任馨不是特別耀眼的那種美麗女孩,很乖巧,宛如鄰家女孩,乖巧無比。她的皮膚很白,是那種吹彈可破的嫩白,可是此時,一團霞紅已經飛上了任馨的雙頰,她不知道老總今天是怎麽了,盯著她看著不說話,看得她心裏猶如小鹿撞擊“薛總……”
  任馨的一聲微帶顫音呼喚讓我回到了現實,我尴尬的收回目光,面無表情地說:“讓她進來吧。”
  說實話,我的心裏緊張的可以預見,手心已經出汗,不是害怕,而是一種莫名的興奮,究竟爲什麽興奮?一時半會兒我還沒有想到原因,只是隱約中有一種衝動。
  任馨轉過身去,朝門口走去,高跟鞋撞擊著地面,發出清脆而有節奏的“搭搭”聲,渾圓的臀部楊柳春風般的擺動著,隱約中,可以看見內褲突出裙子的紋路,又是一陣心襟動蕩“歐陽部長,薛總請您進去。”
  門口,任馨說。
  歐陽部長,名叫歐陽紫薇,一個職場精英,是我從一家大型企業高薪挖過來的,31歲,成熟風韻,當初挖她過來,除了業務需要外,其實我還有一個小小的欲望,就是想把她幹幾次!
  怎料到,這個歐陽紫薇生性高潔,雖然周圍浪蝶飛舞,她依舊保持著高傲,忠于著自己的丈夫,她的丈夫是個飛行員,高大魁梧,兩人走在一起,真是羨煞旁人!
  開始,歐陽紫薇還對我保持著一絲警惕,也難怪,誰叫她是一個如此迷人的女性呢?隨著時間的推移,剛好我離婚後兩年裏一直重于公司大發展,沒有閑心搞這些名堂,由于歐陽是市場部,經常在一起打交道,看著我如此用功,也就漸漸放松了對我的防備,偶爾也會開個小玩笑。
  我平時從來不對她動手動腳,生怕有朝一日如果有機會,我會壞了好事。但是我沒法遏制對她的衝動,只好在一次出差的時候,借機配了她辦公室和家裏的鑰匙,利用晚上獨自加班和白天她家沒人的時候,溜進去玩弄一下她穿過的絲襪和褲頭,滿足一下我內心的欲望,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今。
  歐陽在業內是出了名的冰美人,由于種種原因,她從來不合客戶以及公司人員開玩笑,生怕別人打她的主義。
  正想著,門開了,只見一個婀娜的身影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仔細地打量著歐陽,心裏驚歎造物主的同時,又産生了一絲莫名的嫉妒:“他媽的,如此尤物,叫那個飛行員占了便宜,如果我身邊有如此美女,我肯定天天操她!”
  歐陽在一身米色西服的映襯下,猶如一幅精美的畫面,若軟的西服面料偎貼在挺拔高挑的身材,一頭烏黑卷曲的長範,隨意的落在肩膀上,精致的五官酷似影星李冰冰,一條同色的長褲垂感極好的包裹著她那修長的雙腿,一直延伸到腳面,足穿一雙4寸高跟鞋,更把她那1。68米的身高映襯的嬌豔挺拔。
  我從來沒有看見過她的雙足和雙腿,因爲她從來不穿涼鞋和裙子,這可能也是一種自我保護吧,每次在玩弄絲襪和褲頭的時候,我都想象著這是怎樣的一個部位?也許想象永遠是美好的,如果雙腿有瑕疵,或是雙腳有點其他的問題,恐怕是太煞風景了!我一直喜歡張一雙美足的女人,我認爲,腳美的女人,一定是個美女!
  歐陽看著我平靜的目光,絲毫沒有感覺到和平時有什麽異樣,她怎麽知道此時此刻我的心裏早已心潮澎湃了?
  “……”
  歐陽說的話,我一句也沒有聽進去,只是平靜地掩飾著心中的欲火,看著她彎腰給我講著手中不知道什麽文件,余光透過歐陽微開的白襯衣紐扣,貪婪的向裏面看著,雖然只看見微微隆起的胸部的輪廓和白皙的肌膚,已經叫我欲火中燒了,余光繼續向下,停留在她的雙腿根部,頭腦裏浮現的是見過的各種她的小蕾絲褲頭,不知道她今天穿的是哪一條?
  “薛總,您看,什麽時候去?”
  歐陽絲毫沒有看出我的變化“啊,恩……”
  我心裏一陣惶恐,“什麽?去哪?幹嘛?”
  我飛快的掃了一眼文件,心裏一下放松了,原來是一個經貿會,邀請我們參加的。
  “後天吧,你看需要誰去呢?我漫不經心的問道,瞬間,剛才看過的那篇小說強烈的刺激著我的神經,一個計劃瞬間産生!”
  “我他媽的太有才了!”
  “讓小張和您一起去吧,他今年才來,需要開拓一下眼界,對以後公司發展會有幫助。”
  歐陽輕輕地說。吐氣如蘭,一股淡淡的香氣撲面而來。我知道,她一直避免單獨和我出差,也不單是我,公司裏的員工都知道,歐陽紫薇不喜歡出差,主要是因爲避免給別人什麽不良企圖。
  “我操,嘴裏都這麽香?不知道底下是什麽味道?”
  “這樣吧,小張先不去了,你和任馨准備一下,後天和我一起去,你倆平時關系不錯,小任這段時間也很辛苦,當然,公司這次盈利,和你的辛苦有著莫大的關系,你和她都放松一下,也好和你做個伴,怎樣?”
  我微笑著,嘴上詢問,語氣中露出一種決定,歐陽紫薇如何聽不出這種語氣?
  “這樣啊……也好,讓小任和我一起吧,也好有個伴。”
  這樣的決定在瞬間産生,歐陽紫薇無論無何也想不到,當讓外面的任馨更加想不到,歐陽紫薇的一句同意,把她倆帶進了一個瞬間産生的完美計劃裏了一夜無眠第二天,我開始精心的准備二夜無眠飛機離開地面的瞬間,我像是一只快樂的小鳥,禁不住輕聲唱了起來:“我知道,我的未來不是夢,我精心等著這一時刻,我的未來不是夢,我的心跟著希望在動,跟著希望在動……”
  旁邊的歐陽正在和小任竊竊私語,聽見我唱歌,都轉過頭來,贊揚到:“薛總,想不到您唱歌還不錯啊!”
  “開玩笑,我在上大學期間是校樂隊的的主唱,看不出來吧?”
  我笑答道。
  “真好聽,再唱一個……”
  也許受了我的影響,歐陽也隨著任馨的快樂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好美啊,歐陽白皙的臉龐上,嘴角微微上翹,隱約露出潔如編貝的牙齒,歐陽今天穿了一件寬松的白色上衣,外面批了意見咖啡色的披風,下穿一條彈力牛仔,包裹著筆直修長的雙腿,一雙中腰咖啡色鹿皮皮靴,讓我看見了一個高貴灑脫的成熟女人,那種溫柔透漏出的妩媚,已經在機場的回頭率上得到了認證。
  任馨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套頭衫,下面穿了一件牛仔短裙,一雙嫩白的雙腿上光光淨淨沒有穿筒襪,一雙白色的平地長靴,襯托出青春的陽光。我的目光僅僅在任馨和歐陽的雙腿上停留了片刻就離開了,因爲我知道,現在的忍耐是多麽的重要,未來的兩天裏,這四條美腿將會在我的懷裏歌唱。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禁不住一哆嗦“你倆聊吧,我休息一會兒,等到了那邊,領你們去唱歌。”
  “薛總,一言爲定啊。”
  任馨開心的叫道,銀鈴般的笑聲,惹得機上的人掃來一片羨慕的眼光。
  “小丫頭,小點聲,”
  歐陽愛撫的在任馨腦袋上拍了一下,任馨頭了一下舌頭,抱著歐陽的一只胳膊,羞紅了臉蛋下了飛機,直奔酒店,定好房間,我和兩人一起向電梯走去。
  “唉,你看我這腦子,還要預約後天返程的機票和送機的車,你倆先上,順便把我的東西放在房間裏,我去前台一趟。”
  我把兩張房卡遞給歐陽。一張是雙人間,一張是單間,這個賓館我以前住過,是個五星級酒店,非常棒,尤其是這兩間房,都在走廊拐角,非常安靜,而且不會引起人的注意,剛好一間單間,一間雙人間,是對門。這早在我的安排之下了。
  “薛總,我去吧。”
  任馨連忙說。
  “不用了,這兩天美女休息,男人幹活!”
  我一語雙關地說。
  “那……好吧,姐姐,我們上去吧!”
  這個小丫頭在路上一直這麽叫歐陽,歐陽也真像個姐姐,拉著任馨的手,提著行李上樓了,看著她倆的背影,我禁不住一陣衝動,我的目光緊緊盯著兩個美女屁股,一陣淫蕩的光芒射了過去。
  “美女啊,你倆是我的了……”
  我轉身向前台走去。
  “你好,麻煩把1102的房間再給一張卡,兩個人都能用。”
  我漫不經心地說。
  “好的,先生,麻煩您再交200元押金。”
  房卡,順利拿到了,一切,都在按照我的計劃開始了一夜無眠……強忍著欲望,想象著對門房間裏的美景第一天,她們身穿正裝,和我周旋于熟客之間,看著客戶們羨慕的眼光,我得意極了第二天,白天繼續在經貿會上拼搏,收獲頗豐。
  晚上,幾個客戶代表要請吃飯,裝著沒辦法拒絕,其實早已安排好,和他們一起了晚餐,席間,氣氛熱烈,由于我在場,他們沒有太敢和兩個美女開過分的玩笑,但是卻認真的讓兩個美女喝了不少酒,歐陽實在沒辦法拒絕,因爲幾個勸酒的,是當地有名的勸酒王,當然也是女人,這樣會好點,當然,這些都是我一手安排的。趁喝酒的功夫,我飛快的回到賓館,把竊聽器裝在了床頭櫃的電話下面,這種高平率的竊聽器是可以在三米之內聽見人的呼吸的酒足飯飽之後,迎著任馨的酒勁,我們又去開心了一下,卡拉OK,回去的路上,任馨已經有點搖擺了,歐陽也看著明顯有醉態,但她還在堅持著。
  到了酒店,我一手扶著一個美女,踉踉跄跄回到房間,一路上的左擁右抱,軟玉想懷,早已讓我心猿意馬,我強忍著心中的欲火,把她倆攙進房間,看著一張一張豔若桃花的臉,我打開冰箱,拿出兩瓶冰鎮礦泉水,倒在杯子裏,張開手心,兩絲細細的藥粉瞬間融化在水裏,任馨趴在床上還在哼哼剛才唱的歌,歐陽紫薇斜臥在沙發上,美目微合,絲毫沒有看見我的動作。
  “兩個美女,趕緊前來喝杯水,壓壓酒,洗個澡,早點睡。”
  “薛總……我頭暈……”
  歐陽喃喃地說,還是強忍著接過了水杯,恍惚中,她根本沒有注意到,我的手,在顫抖!
  “喝點水,會好點的。你今天還挺厲害,喝了不少吧?”
  我笑著說,同時,拉著任馨起來,遞過了杯子。
  “你笑人家,我從來不喝酒的,……都……怪你……”
  歐陽紫薇嬌聲到,那種妩媚的聲音我從來沒有聽見過,聽得我心裏一陣陣發酥。
  “薛總……謝謝你……”
  任馨還是強忍著暈酒,接過了杯子,一口氣喝了下去,那邊,歐陽紫薇也毫無防備的一飲而進看著她倆喝下了我早已准備好的聖水,我打了一個哈哈,借機離開了。我得趕緊離開,再不離開,我要爆炸了回到房間,打開竊聽器,戴上耳機“去……趕緊洗個澡,早點睡……覺。”
  歐陽磕磕絆絆的對任馨說。
  “姐,你先洗吧……一會兒……我在……洗……呼呼”話語未落,任馨一陣輕輕的鼾聲已然響起“你這個小丫頭……不講……衛生……”
  一陣安靜,許久也未傳來洗手間的淋浴聲哈哈哈哈……我心裏一陣狂笑,不要洗……我要的就是原汁原味!
  忍住心中的欲火,看著時針一分一秒過去,耳機裏的呼吸漸漸均勻了……微弱了時間到!
  我夢一般的拿起攝像機,脫光了身上的衣物,打開了房門,像個幽靈,閃進了對門房間裏彌漫著女人特有的香水味,月光透過紗簾,將屋子裏面照的蒙蒙胧胧的。
  只見歐陽紫薇身上穿著飛機上的那套裝扮,側臥在沙發上,一頭烏發散落在在雪白的脖子和臉頰上,雙腿蜷臥在寬大的沙發上。
  任馨也是飛機上的那身打扮,仰面朝天,肆無忌憚的躺在雪白的被子上,白色的長靴都沒有來得及脫去,本來就短的牛仔裙被她微微分開的雙腿又往上拉了幾分,隱約可見小小的蕾絲。
  我的陰莖已經膨脹了,我站在這裏,深深的呼了一下氣,美夢開始了美好的東西,要留在最後!我決定先在任馨這裏解決一下欲火!長夜漫漫,我不能枉費苦心!
  我已經等不及品嘗任馨的雙唇了,我的目標,直指雙腿之間!
  打開燈,房間一下明亮起來,架好攝像機,我伏在床上,分開任馨的雙腿,光滑雪白的裸腿,被我抱起來,無力的搭在我的肩膀兩側,我用力把雙腿往中間合攏了一下,任馨的雙腿內側柔軟的貼在我的臉頰上,我搖動著臉頰,享受著溫柔的摩擦,那種少女滑嫩的肌膚讓我我發自控,我一挺身,隔著任馨的小褲頭,張嘴扣在了任馨的私處,隔著蕾絲,靈活的舌頭像一條出籠的蛇,飛快的頂在了任馨雙腿之間那一片神秘之地!
  舌尖是靈敏的,我感觸到了麻麻的蕾絲下面暗潮湧動,密閉的陰唇被蕾絲隱約中分成了兩片,我的舌尖沿著蕾絲的結合部,准確的在陰唇之間滑動。
  “嗯……”
  小任馨睡夢中似乎感覺到了敏感部位的跳動,雙腿無意識的加緊了,緊緊的把我的頭扣在了她的雙腿之間!白皙滑嫩的肌膚緊緊貼在我滾燙的面頰上,同時緊緊貼在了她的陰部,一股淡淡的潮香撲鼻而來,夾雜著體液的味道,沒有洗澡的身體,味道是最真實的,我喜歡這種味道!
  雙手緊緊地沿著任馨雙腿外側使勁的揉搓著,滑嫩的肌膚在我的撫摸下開始漸漸發熱,她的身體也開始無意識的扭動著,同時嘴裏若有若無的呻吟衝擊著我的大腦!
  分開雙腿,我的雙手已經遊動到任馨的臀部下方,抓著蕾絲的邊沿,一把,小小的蕾絲已經滑落到了小腿上。
  我赤紅著雙眼,緊緊盯著小腹下方那一片神秘的地帶,雙手把蕾絲套在任馨的靴子外側,起身,從衣櫃裏抽出一條浴衣的腰帶,在蕾絲上打了一個節,擡起雙腿,我把任馨的雙腿向上身折曲,同時在床頭找了一個位置,固定好腰帶的另一端。
  片刻之間,任馨的雙腿就重疊在她的胸前,整個臀部向上,陰部和肛門完全展露在我的眼前:完全一個少女的陰部,陰毛濃黑但是不多,集中在了陰唇的上方,陰唇兩側光潔如膚,她的外陰唇猶如一座小山丘,緊緊地把內陰唇包裹著,中間只留下了一條粉紅色的肉線,肛門像一個盛開的菊花,被一圈粉色的肛暈映襯這,螺旋著向中間集中,最後集中在了一個小小的點上,這是怎樣的一幅畫面啊?
  我赤身裸體的盤腿坐在床上,讓任馨的後背盡可能的靠在我的胸前,整個陰部就在我的下巴上,我仔細的端詳著任馨的陰部和肛門,輕輕的撫摸著,從她雙腿下方的肌膚漸漸地向陰道撫摸,任馨的身體由于折疊控制的原因,呼吸開始加重,“嗯……嗯……”
  當我的手指停留在她雙腿根處時,她的身體輕輕的抖動了一下,好敏感的小女人!
  雙指扣在任馨外陰,輕輕地,我打開了這片神秘地帶的中心,任馨的陰道完全打開了,可憐的小姑娘做夢也想不到,此時此刻,她在以一個什麽樣的姿態,展現在她的老總面前?
  任馨的陰道完全是粉紅色的陰肉,緊密的,螺旋著,包裹著神秘的小孔,陰肉的上方,一顆黃豆大小的小豆豆,凸起在恥骨最上方,我張開嘴,緊緊地扣在了任馨的陰道上,舌頭開始探尋幽深地帶,我親吻著任馨的陰唇,舌頭用力的向陰道深處頂著,昏迷中的任馨似乎感覺到了危險的來臨,陰道開始一陣陣收縮,滑嫩的陰肉竟然讓我無法再向前半寸,柔軟而堅決的抵擋著舌頭的進攻。
  此時此刻,我已經完全沈浸在陰雨之中了,來回的搏鬥中,任馨的身體早已開始反應了,亮晶晶的淫水開始沿著陰道深處慢慢流出,活著我的口水,浸滿了她的陰部。
  “嗯……嗯……啊……”
  任馨無力的呻吟著,扭動著臀部,卻讓她的陰唇增加了摩擦,我的短短的胡須此時此刻麻酥酥的刷著任馨的陰肉,任馨的身體,扭動的開始用力了,聲音也漸漸大了,一雙柔軟的小手,在床上來回擺動著,似乎想抓住什麽東西。
  我把身體向前移動了一下,拉著任馨的小手,把我膨脹的陰莖放在她的小手之中,睡夢中的任馨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使勁的抓著,拉著,我的身體快要爆炸了,此時此刻,我的舌頭仍然還在任馨陰道外邊徘徊著,我無法控制了,伸出雙手的中指,扣在陰道兩側,用力一拉,穴門打開,我的舌頭早已迫不及待的鑽了進去。
  “啊……嗯……啊……”
  任馨的聲音開始變強了,整個陰道裏面的陰肉緊緊緊裹著我的舌頭,向裏面拉著,好美啊任馨的陰道深處溫暖濕潤,淫水在舌頭的不斷伸縮下,慢慢開始變多,浸滿了陰道內部,流向了我的口腔。我貪婪的允吸著少女神秘的體液,一條舌頭靈活而放肆的享受著任馨的美肉,舌頭在任馨的陰道裏暢快的遊動著,可憐的任馨如何抵禦得了這種誘惑?
  “嗯……啊……嗯……啊……”
  嬌喘連連。
  我的雙手從任馨的後腰伸進衣服裏面,用力的揉搓著任馨的小乳房,整個臉緊緊貼在任馨的雙腿之間,在陰道和肛門之間肆意的舔著,吸著。
  忽然,任馨的雙腿開始顫抖,呻吟也變了腔調,“啊……啊……要不……啊……”
  一雙手緊緊的抓住我的陰莖,拼命的掙紮著!
  她快不行了!我迅速抽出雙手,讓兩根中指插進了任馨的陰道,輕盈而快速的上下抽插起來,同時張開嘴,眼睛緊緊盯著陰道的小孔。
  “啊……”
  隨著任馨的身體一陣劇烈的顫抖,一股清澈的體液從小孔深處極速地噴薄而出,徑直射進我的嘴裏,隨著任馨身體不斷的顫抖,淫水接連不斷的噴射進我的嘴裏,濺落在我赤裸的胸膛上,陰莖在任馨的柔軟的小手上無法控制的射出一股濃白的精液, 我的臉緩緩地貼在任馨濕漉漉的裆部,愛撫的摩擦著,親吻著,一輪美妙的高潮被旁邊的高清攝像機詳細的記錄著放開任馨,讓可憐的女孩輕松一下吧一陣夜風吹過,讓我滾燙的身體感觸到了月光的清涼和溫柔,看了一下床頭的時鍾,指針准確的指在了淩晨兩點的位置。長夜漫漫,美女陪伴,如此逍遙,人間無悔!
  我點燃一根香煙,赤裸的走到沙發前,調整好攝像機,擡起歐陽紫薇垂落在沙發上的臻首,坐在沙發上,歐陽女神般的安靜的躺在我的大腿上,一頭軟軟卷曲的長發散落在我的雙腿之間,覆蓋著我柔軟的陰莖。
  清風徐徐,體香陣陣,我環抱著歐陽的頭顱,輕輕地撫摸著她高傲秀美的臉龐,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端詳著心中的女神,我的指尖從她光潔的額頭滑過,觸摸者濃密的睫毛,挺直的鼻梁,秀美的嘴唇,嘴唇很軟,溫溫的,像是剛剛撥開的橘子,柔軟水嫩,我的手指繼續下滑,撫摸著她白皙的脖子,我端詳著甜蜜睡眠的的歐陽紫薇,下身竟然開始蠢蠢欲動了。
  剛才射完,怎麽如此威猛?定了一下神,我才發現,原來我的手指已然開始解著歐陽的衣扣,我喘了一口氣,目光遊離在她的胸前,顫顫抖抖的雙手解開了歐陽胸前的衣服,雪白的胸前,一件淡青色的愛慕文胸緊緊的包裹著我朝思暮想的乳房,雙乳在文胸的包裹下,飽滿圓潤,一條白皙的乳溝,順著脖頸延伸到文胸深處。
  歐陽昏睡著,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平常的謹慎竟然會在今晚徹底崩潰,她的身體將在今晚,被一個老公之外的男人享受!
  我側身,向歐陽的胸前伏了下去,鼻息間,她的身體發出一陣陣醉人的香水味,從後面,我輕輕解開她的文胸,向上推下,歐陽那飽滿白皙的豐乳頓時呈現在我的眼前,我深吸一口氣,把臉埋在了雙乳之間!
  啊,好香的肉體,好柔軟的乳房!
  我的雙手在歐陽雙乳外延揉搓著,向裏推柔,飽滿彈性的乳房一陣緊一陣松的刺激著我的臉頰,我知道,無論此時我如何放肆,美妙的人妻歐陽都不會感覺到,她的老公啊,怎會知道,遠在千裏之外城市,此時此刻,他嬌媚的美妻正在被一個男人享受著。
  我含著歐陽小小的乳頭,添、吸、揉、撚,動用幾十年來全部的經驗,發起了挑逗,小小的乳頭在我的嘴裏旋轉,翻滾,我的舌頭從這邊滑向那邊,乳房周圍的每一寸肌膚都沒有放過。
  在我的挑逗下,沈睡中的歐陽的身體漸漸發生了變化,開始柔軟的粉紅色的乳頭開始漸漸變硬,在我赤裸的小腹下的頭左右輕輕搖動著,好像在尋找什麽比較舒服的姿勢。
  柔軟的面頰擺動中,我只感覺到一陣陣微弱的鼻息吹向我的陰莖,我俯身一看,只見歐陽紅潤的嘴唇正好對著我粗大的陰莖,紅唇微啓,我的陰莖頂端正好在她的雙唇之間,“美人啊,是不是想吃我的小弟弟了?”
  我揉動著她的乳房自言自語的說。
  突然,手上一用力,雙手指尖捏著乳頭輕輕一旋。
  “嗯……”
  歐陽無意識的呻吟了一聲。
  “好寶貝,再說一聲,是不是象吃了?”
  我顫抖著問,似乎我得到了這個終日冰雪高貴的少婦的同意,一股莫名的興奮湧上心頭。
  “嗯……嗯……”
  睡夢中的歐陽也無法忍受對乳頭的這樣刺激,輕吟連連像是得到了肯定,我從沙發後面抽出一個靠背,擡起歐陽的頭,把靠墊放在下面,一翻身,成“69”式,我再次伏在歐陽的身體上,歐陽的上衣已經被我全部解開,白襯衣淩亂的散開,整個上身赤裸裸的坦露著,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輕掰開歐陽的紅唇,抓著陰莖,緩緩地送了進去。
  “唔……嗯……唔……”
  突然的異物,讓歐陽發出一陣陣別樣的呻吟。
  啊,好美的嘴唇,好美的感覺,我往下坐了一下,陰莖完全淹沒在歐陽的嘴裏,她長長的睫毛,像是一只溫柔的毛刷,輕輕掃動著我的肛門,我拿起旁邊的攝像機,拉近圖像,仔細拍攝者陰莖在歐陽的嘴裏出沒,像一條遊龍,在水霧間飛騰,歐陽含著我粗大的陰莖,任由這條粗龍肆虐著她的紅唇,拍了大概十幾分鍾,我感覺我快要崩潰了,這個小美婦讓我心醉了!
  歐陽的舌頭柔軟濕潤,裹著我的陰莖,刺激著我的龜頭。
  突然,我一個激靈,感覺快要折了,我用力拔出陰莖!
  “美人,不能這樣,不公平的,讓我也伺候一下你吧!”
  可能沒有料到我如此迅速的抽出陰莖,歐陽嘴裏的口水被我一帶,也流了出來,順著臉頰流出,濕漉漉的嘴唇,紅撲撲的臉蛋,好誘人!
  決不能浪費!我連忙俯下身子,捧著歐陽的小嫩臉,張開嘴,扣在她的嘴唇上,貪婪的允吸著她的口水,好香啊,我看著歐陽粉若桃花的臉蛋,說:“可人啊,你的老公恐怕沒喲吃過吧……放心,你老公沒有做過的,今晚,我讓你全部享受到!”
  擔心受不了歐陽對我的刺激,也實在放不下眼前如此玲珑剔透的美體,我衝進浴室,用涼水狠狠澆了一陣欲火漸漸退去,我再次出現在歐陽的身前。
  燈光的照射下,她赤裸的上體晶瑩光滑,雪白的肌膚上似乎罩著一層淡淡的光暈,“寶貝,哥哥伺候來了!”
  我分開雙腿,站在歐陽的臉上,淫蕩的笑道。
  俯下身子,我再次把已經冰涼柔的的陰莖塞進了歐陽的嘴裏,同時,上身已經緊緊貼在她的裸體上,我的臉剛好對准歐陽的光滑平整的小腹上,緊身牛仔褲緊緊包裹著歐陽的下身,一條LV的裝飾腰帶松垮垮的搭在腰間,渾圓的腰部沒有一絲贅肉,飽滿結實。可是此時我已經無暇顧及了,我急于、渴望看見讓我朝思暮想核心地帶!
  幾乎是閃電間,我已經把牛仔褲和同色的小蕾絲脫在了小腿上,由于她的靴子還沒有脫下,我剛好能將整個身子從她腿之間鑽過去。
  此時,歐陽的牛仔褲束縛著雙腿,被我撐成一個圓圈,從我的兩肋穿過,交叉在我的背上,整個陰部和肛門就這樣被我盡情的坦露了。
  歐陽的陰毛濃密烏黑,順著陰唇兩側整齊的滑向肛門,陰毛密,性欲強!沒有想到,歐陽的骨子裏還是一個風騷的女人!
  我輕輕的,顫抖著分開濃密的森林,歐陽那一片誘人的中心完全呈現了,她的陰唇和任馨完全不一樣,內陰唇微微高于外側,綿軟服帖的閉合著,一股女人下身特有的體香淡淡的,撲鼻而來。
  “美人,沒想到,一天了,沒有洗浴,你的陰道仍然如此芳香!”
  “哥哥來了!”
  我張開嘴,像是隔了五百年沒有見面的情人,歐陽的陰唇瞬間已經沒入我的嘴裏,我最大限度的張開嘴,緊緊地含著歐陽整個陰部,開始吸允著芳香,品嘗著佳肴。
  舌頭輕輕地分開陰唇,沿著柔軟濕潤的雙唇我來回要探索著,時而吸,時而舔,時而抿緊嘴唇夾住歐陽的陰唇,提、拉、旋、頂,我的雙手從歐陽的臀部下方緊緊向上環抱著,揉搓著她飽滿結實的臀肉,時而用指尖輕輕觸動著歐陽的肛門,每一次的觸動,都可以清晰的看見肛門的收縮。
  可憐的歐陽在我靈活的挑逗下,呻吟著,扭動著,終于,我的舌尖敏銳的感觸到了一個漩渦慢慢打開了,我緊緊的抱著歐陽的臀部,最大限度的把臉緊緊貼在了歐陽的雙腿之間,一條靈活的舌頭已然鑽進了歐陽爲我打開的通往天堂的神門!
  歐陽在我身子底下,緊緊含著我的陰莖,她無法掙脫,也無法逃避,因爲,今夜,她將毫無保留的奉獻給我!
  淫水漸漸湧出,任我毫無保留的舔舐著,還是泄了出來,此時此刻,我的嘴已經沒入了歐陽完全張開的陰唇,她的陰唇被我最大限度的撐開,近乎把握我的整個鼻子都加進去了!
  我肆無忌憚的享受著如此美妙人妻,盡情施展著72絕技,一輪又一輪的對歐陽的陰唇,陰道,陰肉展開攻勢,可憐的歐陽此時此刻早已無意識的放下了高貴的架勢,在我身下嬌喘連連,淫聲蕩蕩!
  “吧唧吧唧……”
  嘴唇撞擊著陰唇,發出陣陣濕漉漉的美妙音樂,光潔的雙腿緊緊地夾住我的上身,用力向下拉。
  “小淫婦,知道哥哥的厲害了吧!”
  我剛想起來休息一下,沒想到歐陽的雙腿一用力,有把我夾在了裆部。
  “你這個小蕩婦,還真不知足!”
  我輕輕嗤笑!
  隨即,再次用舌頭分開兩片小淫肉,直搗黃龍。
  我的舌頭在陰道裏面翻滾著,攪動著陰肉一陣陣悸動,突然,我感覺到一股來自歐陽身體深處的力量緊緊拉住我的舌頭,拼命往裏吸引,歐陽的雙腿開始顫抖,玉齒則緊緊咬住了我的陰莖,“啊,她要射了!”
  我不假思索的一提腰,迅速爆出陰莖,我絕不能射在她的嘴裏,否則容易壞事!
  就在我拔出陰莖的瞬間,身下的歐陽:“啊……啊……我……要……”
  近似哭喊,歐陽的雙腿一陣急劇的抖動,緊緊夾住我的頭,一股體液從陰肉緊裹的小孔激射而出,“啊……咕咚……咕咚……咕咚……”
  像是沙漠上行走的遊客看見了泉水,我瘋狂了,任淫水射在我的口腔壁上,發出麻酥酥的撞擊,順著我的喉嚨,灌湧進我的體內,我貪婪的狂飲著歐陽體內生命原水……一絲也不想浪費歐陽身體酥軟,綿綿的半裸著半臥在沙發上,嬌媚的酮體,曲線畢露,經過又一輪激戰,我也是大汗淋漓,走進浴室,痛痛快快的衝了一個涼水澡,積攢了體內依然湧動的激情。
  坐在沙發的另一端,我把歐陽的雙足抱在懷裏,開始爲她脫去靴子,皮革夾雜著淡淡的汗味,頓時從靴筒裏、從裹著絲襪的雙足上淡淡散去,褪去長靴,牛仔褲輕易的從雙踝裸了下來,歐陽的一雙修長的白皙的玉腿,嬌軟的搭在我的懷裏。
  我撫摸著光滑的雙腿,脫下了歐陽的絲襪,好美的腳:柔軟白嫩,五指比例均勻,足背上隱約可見淡淡的血管,足見皮膚的細膩,五指渾圓,指肚柔軟,腳底成淡淡的粉色,細細的足紋散落在足邊外側,一看就知道,歐陽平時對這雙小腳的呵護程度,都說一個女人的美如果從一個地方來評價的話,那就是她的雙足了,愛足的女人,必定是精致的女人,看來果然是真的了,這是一雙能叫男人忘情的雙足。
  “他媽的,你的老公簡直太享福了,這麽一個尤物天天能讓他操!今天,該輪到哥哥享受了!”
  我心裏惡狠狠地說,一把抓起歐陽的雙足,放在我的眼前,我看著這雙微微潮濕的美足,伸出舌頭,在腳底板上輕輕舔了一下,歐陽下意識的卷曲了一下腳趾,還挺敏感,我心裏一陣笑罵。
  以前,曾經有過一次桑拿的經曆,裏面的小姐有一手添足的絕活,當時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能把歐陽的雙足抱在懷裏,一定要用上這招,夢想成真了。
  張開嘴,含住歐陽的足跟,輕輕咬著,順著足邊,一溜向前,我用力地吸食著。
  足邊的每一寸肌膚,都被我用嘴裏的吸力滾過,像是按摩手法裏的提背,不同的是,提背用手,我是用嘴。
  率先進入口中的是歐陽的小腳趾,我加了一口力氣,緊緊吸著腳趾,用力吞吐,發出一陣陣“嘣嘣”的聲音,足肉汗香,混雜著,衝擊著我的嗅覺,腳趾被一根根舔過,吸過,指尖,指肚,指縫……沒有一寸遺留歐陽嘴裏不是發出:“嗯……嗯……”
  的呻吟,像是對我的鼓勵,又像是對我的誘惑!
  時針不知不覺指向了淩晨五點,我的精力已經全然恢複了,在我的挑逗下,歐陽已經有兩次高潮了,該我了!
  我抱起歐陽,橫坐在沙發上,然後轉過身,從床上抱起任馨,來到沙發前!
  我要一箭雙雕!
  任馨臥跪在歐陽的身體上,雙腿分開,屁股和肛門最大限度的對著我的臉,歐陽坐在沙發上,雙腿從任馨的身體兩側分開,陰門打開,等待著我的侵犯。
  可以想象一下,這是怎樣的一幅畫面?
  我扶著粗大的陰莖,對准歐陽的陰道,緩緩地塞了進去,歐陽的陰道在我的多次挑逗下,早已是濕漉漉的了,陰莖哧溜一下,就鑽進了歐陽的體內,我抽插這歐陽,雙手在眼前掰開了任馨的陰道,張開嘴,再次對任馨的的陰道開始口交兩個小女人在我的舌頭和陰莖的衝擊下,嬌喘連連,淫水四溢,由于剛才兩次射精,我的陰莖現在正是精力旺盛,不知疲倦的耕耘著眼前兩片沃土,我不停的變換著姿勢,從床上到地上,從地上到沙發上,舌頭和陰莖輪流進攻著任馨和歐陽紫薇的陰門,足足堅持將近一個小時春情一片,淫水四溢,嬌喘連連,音聲蕩蕩一副香豔無比的的3P圖精美的勾畫著“啊……嗯……要……不……”
  兩張小嘴同時發出了悸動的呻吟,堅持著最後的疲憊,我終于長嘯一聲,“啊……我操你們……”
  每次看見任馨和歐陽,我都會産生性交的欲望,但是我知道,有時事情是不可爲的,我只有在攝像機裏,經常回味那一幕神奇的畫面了。

http://nanren.666forum.com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