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小房間 成人A片 成人論壇 成人小說 台灣叫小姐服務Line:XX55X66

【看照約妹】Line:XX55X66+sk:naimei8正妹外約,台灣外送茶,出差找女人,台北一夜情,台中援交妹,高雄鐘點情人外約,學生援交服務,本土純兼職妹妹外送茶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成人小說】 人妻被淫辱記(爽呀!) 二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成人小說】 人妻被淫辱記(爽呀!) 二 于 周六 1月 07, 2017 4:07 pm

Admin


Admin
原本抽插得很興奮的葛龍,聽到楊靜再次提起丈夫,醋意便突然冒升,拔出鋼硬的陽具,一手翻過楊靜的身體!這時楊靜還以為終於得到喘息,楚楚可憐地看著葛龍,心想葛龍應該發洩完畢,願意放過自己,誰知看到的卻是葛龍忿怒的神色。葛龍粗暴地打開楊靜的雙腿,屈曲成M字型,雙手狠狠地拉開楊靜滿佈愛液的陰唇,「呀─你幹甚麼……嗚…..不……不要啊……求你不要這樣羞辱我……嗚……」經過兩天激烈的交歡,楊靜似乎了解葛龍的心意,知道即將面臨另一次劇烈的淫辱!陰唇被用力地拉開,楊靜痛楚得大叫,想伸手阻止葛龍的暴虐,但敵不過葛龍的蠻力。只見楊靜掙紮,葛龍只有更用力地拉扯楊靜的下體,現在楊靜全身赤裸,豐乳暴露在空氣中,下體陰唇向外翻出,全身毫無遮掩地給葛龍看光了,此刻楊靜極度羞辱,淌著淚,露出可憐的神色向葛龍求饒!可惜葛龍視若無睹,快速挺起巨陽勁插楊靜的小穴,節奏非常頻密!
「噢─噢─噢─」楊靜小嘴呈現O字型,呆呆地看著葛龍瘋狂地抽插,發出似是滿足又難受的呻吟聲!「呀……呀……呀……求……求你啊……饒了我吧!呀……..快停啊!你……瘋了嗎?嗚……插……插死人家了啊…….停啊……停啊……嗚……」楊靜哭著求饒道。葛龍聽而不聞,壓在楊靜身上,雙手緊緊按著楊靜的纖腰,繼續打狠,連番挺進,把楊靜插得雙乳不斷上下劇烈震盪!一雙美乳在眼前不斷晃動,葛龍憤而撲到楊靜的雙乳間,用力地啃咬,不斷吸吮拉扯美乳上的粉色奶頭,楊靜不堪折磨,苦苦哀求道:「葛總……饒了我吧!嗚……不…..不要咬啊……嗚……」楊靜推開正在發瘋似地啃咬自己的葛龍,可惜徒勞無功,與葛龍四目交投時,只見葛龍帶醋的忿怒眼神,楊靜顯得非常懼怕,不敢呼叫,無言地垂淚。咬夠了,葛龍才放口,但仍然狠狠地插穴,忿怒地叫道:「你是我的!我愛怎樣玩你就怎樣,由得你嗎?你丈夫很了不起嗎?我操爛你的嗅穴,看看他還要不要你!哼!」
聽到葛龍的辱罵,楊靜默言無語,繼續任由葛龍玩弄自己的身體。抽插楊靜小穴已有半小時,快要射精了,看到楊靜毫無性反應,葛龍大為不悅!隨即拔出陽具,扯起躺在床上的楊靜,讓其像母狗一樣伏在床上,然後扯起楊靜的秀髮,粗暴地把沾滿愛液的陽具揩在楊靜的臉蛋上!楊靜沒想到葛龍會這樣「招呼」自己,以前丈夫亦不會這樣,所以反應極大,不斷掙紮!可是在葛龍的蠻力之下,楊靜根本無路可逃,結果給葛龍射得整張臉都是精液!「呀─嗚……不要射啊!很髒……嗚……」楊靜哭著掙紮。精液終於射光了,此時葛龍才放開楊靜的頭顱。被射得滿臉和乳房都有精液的楊靜,從未如此受辱過,楊靜覺得自己非常汙穢,不理赤裸的身軀,哭著跑到浴室沖洗!目睹楊靜如此狼狽,葛龍開懷大笑:「哈哈哈……」然後慢慢步行到浴室……楊靜覺得自己的身體骯髒至極點,不斷在花曬下沖洗身上葛龍留給她的汙穢物。葛龍走進浴室便看到一幅美女出浴的精彩畫面,軟弱無力的雞巴頓時起了激烈的反應。葛龍立即走進楊靜身後施展熊抱,摟著楊靜的嬌軀來個深情熱吻,此時楊靜才知道葛龍闖進了浴室,但已經太遲了,葛龍雙手已在自己身上不斷遊走,正當自己回過神來時,只能說出:「不!」葛龍朝氣勃勃的雞巴已經從後挺進自己的陰道,不斷前後抽插著……「嗚……不……不要……受不了啊!葛總……求你放過我……呀……」楊靜哭訴著。葛龍幹得極度興奮,伸手愛撫楊靜那鬈曲的陰毛,撫摸著兩人緊密連在一起的性器,似乎很滿意脹大了的「小龍」已經完全沒入楊靜體內,滿足地說:「小靜,喜歡我把精液射在你的臉上嗎?我想顏射你很久呢!你口說不喜歡,但又色誘我來到浴室,欣賞你美人出浴,你真棒啊!真是迷死我呢!
原來你早想在浴室跟我大戰連場,你真是用心良苦啊!」楊靜聽到葛龍說的髒話,立即非常後悔剛才沒有把浴室門上鎖,可惜現在後悔得太遲了,今早又被葛龍幹了兩次,正擔心葛龍不知又在玩甚麼花樣時,葛龍竟然一手拔掉楊靜下體兩條陰毛,興奮地說:「我要你一世都記著我!」「呀─」楊靜沒想到葛龍會如此變態,做愛時把自己的陰毛拔掉,痛得淚如雨下。聽到楊靜發出呻吟聲,葛龍非常興奮,將楊靜推往浴池邊,從後抓緊楊靜雪白的屁股,奸笑了兩聲「嘻嘻」,狠狠地挺進楊靜的菊花幽!「呀─不!嗚……不要插這啊……嗚…….饒了我吧!嗚……葛總…….求求你啊……」楊靜想不到葛龍連肛交都有興趣,痛楚難擋,不斷哭著掙紮。「小靜,之前有玩過後庭嗎?你試過後一定愛死呢!我得不到你前穴的第一次,這次後庭的初夜要留給我啊!上天待我不薄,你是天賜給我的最好禮物呢!
我愛死你啊!」葛龍愈說愈興奮,抱著楊靜在浴池中狠狠地幹了起來。可憐楊靜被葛龍由床上操至浴室,前穴和後庭都給狠狠地玩了。此刻楊靜已經放棄掙紮,任由葛龍為所欲為,看到心中的大美人任由自己淫辱,放棄掙紮,只懂發出被幹的呻吟聲,葛龍玩得特別興奮,久久不肯離開楊靜完美的肉體。整個早上,楊靜慘被葛龍強姦了四次!後庭被幹了廿分鐘後,葛龍仍然意猶未盡,抱著楊靜坐在浴室的洗手盤上,狠狠地幹了起來:「呀……夾緊些!幹得好!」葛龍扯起楊靜的長長的秀髮,看著楊靜摟著自己的脖子,欣賞楊靜絕美的臉蛋,楊靜美艷的臉龐因為劇烈的交歡而泛起紅霞,美艷極了!可是楊靜不堪被葛龍連番的強姦,早已被幹得失神,沒有了求饒的聲音,只有微弱的呻吟聲和急速的嬌喘傳遍整間浴室。「呀─小靜,我把精液全射給你!」葛龍滿足地按著楊靜的屁股,狠狠地把精液再一次灌進楊靜的體內,久久才肯拔出來。「你剛才的表現蠻不錯,我很喜歡!早些學乖便不用受苦了,時間差不多,你梳洗後便跟我外出談生意吧!」葛龍射精後,輕撫楊靜的臉頰,語帶嘲弄,吩咐楊靜要學乖才會受到眷寵。說罷葛龍便揚長而去,楊靜目送葛龍離開了浴室,被幹得雙腿乏力,茫然地跌坐在地板上,看到小穴慢慢溢出葛龍剛才射出的精液,楊靜欲哭無淚,一片迷惘地思索:「怎辦?我……我竟跟他幹了一個早上……葉黎為甚麼要這樣害我?
嗚……」為免惹怒葛龍,楊靜乖乖地梳洗好後,便跟葛龍外出工作。看到楊靜素淡娥眉,長髮披肩,身穿粉紫色貼身連身短裙,玲瓏有緻的線條盡現。加上雙腿穿上黑色絲襪悉,顯得雙腿更加誘人,葛龍看到楊靜悉心打扮,眼前為之一亮,不禁讚嘆道:「小靜,你真的很美啊!」聽到葛龍的讚美,楊靜不但沒有絲毫喜悅,反而覺得葛龍色迷迷似的的,深怕他又再惹起歪念,不知想怎樣淫辱自己。雖然這兩天兩人的生活已經非常親密,但楊靜內心對葛龍又懼又怕,每當想起他一忿怒時發瘋地幹著自己,楊靜便覺得非常難受!特別是剛才用陽具揩抹自己的俏臉,射精到自己臉上,楊靜便覺得非常受辱!也許是早上受到葛龍的特別「調教」,楊靜確是學乖了許多,整天都非常合作,所以間接令葛龍這宗大生意也順利地完成!送別客人時,對方一眼便看出葛龍對楊靜別有用「心」,不斷讚美他們是天生一對,郎才女貌呢!葛龍聽後不禁開懷大笑,可憐這時楊靜只有勉強翹嘴笑笑,這兩天慘被強姦玩弄之事只有苦自己知。晚上回到獨立小屋,一進房門時,葛龍已經按奈不住內心的慾火,抱著楊靜來個熱情之吻。楊靜不甘再受侮辱,極力反抗:「不要!你走啊!你再親近我,我會告你強姦!我不要見到你,你滾!我討厭你啊!」葛龍色膽包天,撲向楊靜狼吻道:「你討厭我嗎?不打緊!感情可以慢慢培養的,反正我們在床上超合拍,終有一天你會愛上我的!」葛龍把楊靜按在地毯上,扯下楊靜v領下的連身裙,滑漏雪白的肩膀,粉紫色的乳罩花邊肩帶盡現眼前,非常性感!葛龍看到楊靜性感的內衣,還有那雙俯臥在地上的豪乳,不禁性慾大增!
「呀……你是故意挑逗我嗎?竟然穿成這種迷人顏色的內衣色誘我,嘴說不要,但又穿成這樣子,真是口是心非!不過……我喜歡!嘻嘻……」葛龍一面調戲楊靜,一面吻著楊靜的耳垂,但雙手也不閒著,用力地搓捏楊靜充滿彈性的乳房。「我沒有色誘你,你滾啊!你再輕薄我,我會報警告你強姦!」楊靜這次鼓起勇氣力抗葛龍的強暴,誰知竟惹來葛龍更大的性慾:「哈哈……你夠膽便告我吧!反正之前有不少女人誣蔑我強姦,其實都是想在我身上找好處,結果又不是給拆穿了!你以為這次會有人相信你嗎?況且給你老公知道你跟我幹了好幾天,你以為他還會要你嗎?」說罷便強行脫去楊靜的裙子,「啪」的一聲,順勢把左邊乳罩的肩帶扯斷。「呀─不要啊」楊靜驚恐地大叫,葛龍這隻色中餓鬼發瘋似地狂吻楊靜的俏臉,似乎幹得愈來愈來興奮:「哈哈……原來你愛玩『強姦』遊戲!真有意思!好,今晚就讓我們好好地玩個痛快!哈哈哈……」說罷便拿起身旁的紅酒,按著楊靜的小嘴不斷灌下去。葛龍騎在楊靜的身上,看到楊靜無力反抗,便開始脫去自己的衣服。這時突然傳來手機的響聲,正當葛龍準備接聽電話時,楊靜便乘機掙紮逃走,但葛龍像一切盡在掌握中似的,毫不心急,只是泰然自若地在電話說:「一切順利!還要多得你,這次我才心願達成呢!」究竟葛龍在跟誰在通話呢?葛龍聽完電話後,追到花園下,已經找到楊靜的身影。毫無難度之下,葛龍已經撲向軟弱無力的楊靜,壓倒在地上:「原來你不但喜歡玩『強姦』遊戲,還喜歡『打野戰』,你真是花樣百出啊!難怪迷死我呢!」
此時楊靜只能發出微弱的呼叫聲:「不……不是啊!救命……怎會這樣……你放了我吧!」葛龍稍微用力一拉,便扯破楊靜美腿上的黑色絲襪,一雙雪白的美腿即時暴露在月光之下。看到楊靜的美腿,葛龍發瘋似地扯脫楊靜的紫色連身裙。身穿紫色蕾絲內衣的楊靜無路可逃,只感到四肢乏力,全身發熱,乳房脹痛,下體火辣辣似的,意識開始模糊,傻癡癡地看著葛龍慢慢地脫衣服,伸手愛撫自己全身。「今晚我們怎樣玩才好呢?既然你喜歡『打野戰』,我們就在這幹一晚吧!哈哈……先來玩這個熱身熱身!」葛龍露出淫賤的笑意,緩緩地從褲袋中拿出一個震蛋,然後直接塞進楊靜微濕的小穴,然後啟動遙控器,把它調較至最高震盪的頻率。「呀……不要啊!呀……唔…….很癢……不……不要啊!很難受啊!呀……快把它……拿出來……呀……」楊靜被震蛋挑逗得失控呻吟,在月光的影照下,臉兒紅紅的,開始愛撫自己的胴體。看到葛龍得意洋洋地拿著震蛋的遙控器在把玩,楊靜想起來搶奪,在差點得手之時,葛龍便一手把遙控器拋掉!「呀─不!」楊靜呼叫一聲後,葛龍立即拿起地上破了的絲襪,緊緊地綑綁楊靜雙手,然後拉下褲鍊,掏出早已勃起的陽具,一手扯起楊靜手上的絲襪,將陽具插入楊靜的小嘴!
「給我含著它!用力啜吮吧!哈哈……呀……我說過一定要你嚐嚐我的大雞巴!美味嗎?待會還有今晚的『宵夜』呢!」葛龍奸計得逞,終於把『小龍』塞進楊靜的小嘴,享受大美人前所未有的口交服務!葛龍看到楊靜傻癡癡地抱著自己的下體不斷啜吮,顯得非常滿足!心想:「想不到那瓶春藥酒挺有用的,原來喝多些比上次更厲害!若不是有這瓶酒,小靜一定不會給我含雞巴呢!嘻嘻……終有一天,我要你心甘情願跟我吹蕭,哈哈……」葛龍隨即扯起楊靜的秀髮,用力地猛插楊靜的濕漉漉的口腔,看到楊靜清麗脫俗的臉孔,小嘴被自己的雞巴撐得大大的便非常興奮,不禁叫道:「呀……伸出舌頭舐舐『小龍』吧!這幾天多得『他』你才這樣滿足呢!」葛龍一面享受楊靜的口交服務,一面伸手到楊靜的私處,狠狠地把震蛋再挺入楊靜小穴的深處。此時楊靜不堪震蛋的折磨,口含著葛龍的雞巴下,微微地發出「唔……呀……」的呻吟聲。口交了十五分鐘後,葛龍拔出鋼硬的雞巴,將楊靜雙手綁在身旁的矮樹下,整個人微微離開了地面。然後伸手扯高楊靜的蕾絲內褲,內褲邊頓時走進陰穴,狠狠地與震蛋一起撕磨著楊靜紅腫了的陰唇!「呀……不…..不要啊!很辛苦啊!饒了我吧……求求你啊!」看來藥力已發作至極點,楊靜被性需要沖昏了頭腦,似乎已忘記要逃出葛龍的姦淫陷阱。葛龍看到楊靜春情勃發仍然不肯罷手,還再肆意玩弄:「是不是很想要?唔……想要『小龍』幹你嗎?操你那?
大聲告訴我吧!」楊靜已陷入迷失之中,迷迷糊糊地說:「我……我要……我要『小龍』幹我,呀……插我的……小穴……啊……」聽到楊靜的「性慾」告白後,葛龍哈哈大笑,隨即把楊靜的乳罩狠狠地撕破,一手丟到老遠!然後用力地扯下楊靜的內褲,看到楊靜濕漉漉的私處,露出一大片佈滿愛液的黑森林,肉縫間只留有一條震蛋的小項鍊,葛龍的雞巴不禁即使再更加膨脹起來!「這次是你自願給我幹的,不要告我強姦啊!最多…..今晚好好地幹你好幾次吧!哈哈……我的大美人,我來了─」葛龍在幹楊靜之前,仍不忘玩弄楊靜一番!說罷便將楊靜的內褲,搓成小球狀塞進楊靜的嘴,然後便提起楊靜雙腿,拔掉陰戶的震蛋,狠狠地站著狠幹楊靜的美穴!葛龍每次不頂進花心底部絕不罷休,可憐楊靜被幹得嬌喘連連,但小嘴卻不能發出滿足的聲音。「呀……怎樣啊,小靜!喜歡跟我『打野戰』嗎?你夾得真緊,很爽啊!把你操得精盡人亡也是值得的!」葛龍連番插入楊靜的騷穴,只見楊靜那雙瞪得大大的杏眼,便知道自己的雞巴有多強勁!楊靜似乎已經被幹得受不了,只能發出微弱的呻吟聲……插了半小時候,葛龍開始玩厭了!放下楊靜,把雞巴再次插入楊靜的小嘴狠狠地來回操了十多次,然後「呀─」一聲,把精液全射進楊靜的喉嚨深處!由於射得太多,有些從小嘴角漏了出來,楊靜不少心差點給精液嗆倒了,咳了幾聲後,有些精液更從鼻孔流了出來!葛龍看到楊靜吞精的美態,雞巴很快又再朝起勃勃,亢奮叫道:「哈哈……今晚的宵夜是『豆漿』,喜歡喝嗎?以前有喝過嗎?」之後不理楊靜的反應,命令楊靜伸出舌頭再舐舐自己的龜頭,啜吮整條鋼硬的大雞巴,楊靜這時還傻癡癡地照做,不知道葛龍如此玩弄自己。然後自己躺在草地上,讓楊靜坐在自己的雞巴上:「你都享受夠了吧!該到我享受了!就讓我教你玩『觀音坐蓮』吧!
你一定沒有玩過的,嘻嘻……騎上來讓我爽吧!」葛龍引領楊靜如何取悅自己。在葛龍的教導下,楊靜慢慢一上一下地擺動身體,讓葛龍享受插穴的快感!受到藥物的影響,楊靜性慾需求大增,小穴火辣辣的,極度需要葛龍的雞巴幫忙降溫!此刻楊靜已忘記了自己被葛龍強姦一事,只想葛龍的雞巴完全塞進自己的小穴用力地操,用力地挺進子宮的花心,自己才有舒適的快慰。看到楊靜前所未見地賣力擺動嬌軀,發出非常滿足的嬌喘聲,圓潤的乳房劇烈地上下搖晃,看得葛龍傻癡癡似的,終於忍不住伸出雙手用力地揉搓一番!被插了半小時後,藥力開始減退,楊靜的意識開始清醒,可是又全身乏力,無力離開坐在葛龍身上的雞巴,只有痛苦地叫道:「呀……葛總……饒了我吧!呀……夠了…..到底了啊……嗚……放過我吧!會給人……呀……看見的……求求你…..不要再玩我吧!嗚……」聽到楊靜的哭訴,葛龍不但沒有心軟,反而更加激起內心的獸慾,比之前更用力地將雞巴狠插楊靜的子宮底部,興奮地回應:「我就是要幹死你!哈哈……誰叫你一直都不理睬我!我就是要讓大家看到我操你的樣子!看你以為自己是誰?還不是免費給我任操嗎?呵呵呵……你愛『打野戰』嘛,今晚我就更你慢慢玩吧!好戲還在後頭呢!」
之後,葛龍將楊靜帶到小湖旁的大石上,粗暴地把她的嬌嫩的胴體壓在大石上,然後戴上佈滿凹凸不平的保險套,從後狠狠再挺入,「嗚……夠了……不要啊…..葛總…..呀…..你….的雞巴真的……很強勁……饒了我吧!嗚……磨死人家了……我不要……給人家看見啊……呀……嗚……不要打啊……」楊靜淚流滿面,雙腿被幹得發麻,無助地伏在大石上,挺起屁股任葛龍狠插!葛龍已幹得迷失本性,不斷啜吮楊靜的裸背,然後用力地拍打著楊靜的屁股,一面狠狠地操:「哈哈……知道我的厲害了嗎!呀……是不是很滿足?誠實些便不用受苦了!你說你是不是欠幹!哈哈……想不到你原來喜歡玩『SM』,花樣真多,我們真是超合拍啊!這個凹凹凸凸的保險套是專為你而戴的呢!是不是磨得你很爽?哈哈……你被幹時的樣子真美呢!被人看見了真好啊!我最愛跟你『打野戰』!嘻嘻……」整個晚上,楊靜被葛龍緊緊地鉗制著,在花園親密地做愛。在黑夜,獨立小屋透出微弱的燈光,隱約看到兩條肉蟲在小湖邊旁若無人,親匿地交合,發出原始的獸性慾望,這次的『打野戰』有否其他人在偷窺就不得而知了,但楊靜卻知道即使無人看見,但都改變不了一個事實,就是自己已給葛龍蹂躪了!無盡的姦淫只是開始而已,楊靜想不到自己為何會惹上葛龍,亦想不到葉黎為何要出賣自己…經過一晚激烈的交歡,楊靜已被葛龍幹得麻木了。翌日醒來,風和日麗,楊靜才想起昨晚給葛龍強行拉到野外交合。被脫光的楊靜,才想起昨晚被幹得赤裸裸伏在草地上喘息,葛龍每次不把自己幹至筋疲力竭誓不罷休。大幹連場後,赤裸的楊靜才帶著疲憊的身驅走到房間,一面走,一面沿路拾起被葛龍脫掉的衣服,內衣任被撕破了,只剩下破爛了的紫色連身裙子,但仍不足以蔽體,惟有赤裸裸地步行上樹屋。一路走,下體一路流著激情交歡的愛液。一連幾天形影不離,楊靜想偷買事後丸吃的機會也沒有。葛龍性慾強,令楊靜出乎意料之外,而且每次做愛,即使楊靜苦苦哀求,葛龍都不肯用套子,說甚麼要打真軍才有貼心的感覺。雖然被強姦了三天,每次都掙紮失敗而被姦了,但楊靜日漸竟然產生了快感,自己都覺得很矛盾!覺得對丈夫很愧疚!也許是太久沒有享受性愛了,這幾天楊靜不得不承認在葛龍的強行性交時,雖然感到憎恨,但同時每次被幹後,在性慾上卻又很滿足,真是非常矛盾!噩夢般的旅途終於結束了,回到楊靜香閨時已是夜深。在楊靜家樓下的停車場內,葛龍仍不忘輕薄一番。在車上,葛龍抱著楊靜熱吻,伸手愛撫楊靜沒有穿上內褲的私處,還有不斷揉搓那雙連乳貼都沒有使用的胸脯。葛龍滿足地抱著楊靜親熱,旁人目睹,還以為他們是熱戀中的愛侶,誰想到楊靜是被迫姦淫呢!「唔……呀……葛總,夠了……不要再這樣……呀……你的手指……呀……不要插進來……受不了啊……呀…….」楊靜一面飽受葛龍的狼吻,一面無助地呻吟。「嘻嘻……嘴說不要,但小穴卻這樣濕,你騙得我很苦啊!喜歡我插三隻手指進你的小穴嗎?呵呵呵……你真聽話,今天真的沒有穿內衣呢!是想方便隨時跟我幹嗎?
哈哈……你真壞啊!奶子好像較之前大了點,一定是我幫你吸大的了,你要怎樣報答我呢?呵呵呵……你這隻小妖精,真是迷死人啊!」葛龍大肆搜索楊靜嬌美的身體,也不怕給別人看見!玩得高興時,突然除掉楊靜連身裙子上的鈕扣,赤裸的大美人頓時盡現眼前!「呀……葛總……不要這樣子,給鄰居看見怎辦呢?不要啊!這幾天我已經跟你幹了很多次,我已回到家,你讓我走吧!」楊靜哀求葛龍不要再淫辱自己。「哈哈……你真美啊!我捨不得你呢!除非……你自慰給我看,我便讓你走!」葛龍一面愛撫楊靜豐滿的胴體,一面提出無恥的性要求。為免葛龍不悅,楊靜即時多不願意,最後仍然在車上自慰給葛龍欣賞!楊靜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自慰呢!只懂慢慢地揉搓自己雙乳,和緩緩地愛撫私處,發出微弱的呻吟聲,但此舉動根本滿足不了葛龍的變態心理!「用力些搓你的大奶,扯起你的奶頭給我看吧!你不快點做,待會給鄰居看見了卻不關我的事了!哈哈……張開雙腿,拉開你的陰唇給我看!用力些,我要見到你的小穴為止!」葛龍指揮楊靜如何自慰,可憐楊靜被迫就範。當楊靜張開雙腿,極力翻開陰唇給葛龍欣賞時,葛龍突然把三隻修長的手指全數插入楊靜的陰道!「呀─不,葛總,呀……不…不要插進來……」楊靜受不了突如其他的侵襲,按著葛龍侵犯自己私處的手,欲阻止其進一步的抽插!可是只是徒勞無功,葛龍只有抽插得更厲害,另一隻手更加賣力地搓捏楊靜的美乳,肥大的乳房頓時被捏得變型了!「嘻嘻……以前有這樣玩過嗎?想不到你平日這樣高貴大方,原來在床上挺浪呢!只用三隻手指已經可以攪定你,你真易滿足!你看吧!你的樣子真淫蕩啊!我實在捨不得放你走!我要你一世都記著我!」葛龍在楊靜耳邊吹氣,說出如此挑逗的話語,說罷便更用力頂進花心,小穴頓時發出「滋滋」的聲音,顯然蜜穴已被抽插得泛濫了呢!
「我三隻手指已經可以操死你呢!呵呵呵……」葛龍興奮地糟蹋楊靜的身體,可憐早已屈服葛龍的淫威之下,沒有反抗的能力,任由葛龍玩弄自己的肉體。被淫辱了半小時後,葛龍才讓楊靜穿好衣服,步行上樓回家。楊靜回到自己家的時候,已經被折騰得精疲力竭,身上滿佈葛龍留下的吻痕和爪痕,下體被操得小穴紅腫,走路時也有點灼痛。連續幾天不斷的頻密地做愛,楊靜慘變成葛龍任意發洩性慾的工具,但楊靜忍辱堅持著,終於都回到家,第一時間買避孕丸吃,然後再找葉黎算賬。

http://nanren.666forum.com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